首页 > 知识问答 >新闻内容

相关推荐

避坑指南:揭露教育培训机构的那些招生套路

现在的教育培训机构缺乏有效监管,质量良莠不齐,有的甚至为了高收入高提成不择手段,为了避免更多人上当受骗,今天小编啊少就根据个人在教育招生方面工作多年的经验,给大家揭秘下教育机构招生的那些套路。选择教育培训机构需要注意什么?1、名师“名不副实”有些教育机构在招生简章上说学校课程是由某某名师讲课,可是当你报了名,实际到学校上了课,你才发现所谓的名师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有的甚至根本就没什么教师资历。所以大家在选择教育培训机构时,不要轻易相信招生简章上的信息,可以通过网络搜索或者贴吧论坛调查了解,以免上当受骗。2、夸张广告宣传不要轻信教育培训机构的广告宣传,它很有可能是一个虚假广告,比如:“报名包你考试过关”、“上完一个月保准成绩提高”等等。这些夸张的宣传广告都是机构为了招揽生源而肆意夸大的培训效果,背后保准都是套路,当看到这些广告时需谨慎!3、报班容易退班难报班容易退班难是现在教育培训机构的常见现象,而且现在的培训费用普遍偏高,学费制定标准也不明确,一旦落入套路则很难再从培训学校那里退学费。所以大家在报名缴费之前,一定要了解清楚各种协议,签署相关的合同。4、假借名校招牌现在不少中介机构利用消费者渴望上名校但对教育体制不熟悉的盲区,利用学生和家长对国内名校的信任,在招生时大打各种名校招牌策略,与消费者玩“文字游戏”以混淆视听,不少家长因为这样的噱头就上当受骗。不要等到交了巨额培训费、发现了套路想退款时,却由于缺乏协议约束而吃了哑巴亏。往往很多消费者维权意识不强,或者不懂维权渠道,在发现上当受骗时都选择了沉默。为此,小编建议,大家在培训报名缴费时,一定要与对方签署相关协议,并且保留发票收据这些文字证明,一旦报名入学后产生纠纷才能维权。毕竟现在教培行业鱼龙混杂,如果只是口头承诺没有文字记载,只会让教培行业的骗子更有机会赖账。以上就是教育培训机构在招生时常见的套路,希望大家在选择教育培训机构时能避开这些坑,如果想要了解更多教培行业的资讯,欢迎到考生网官网了解,也可以关注考生圈公众号了解更多教育学习知识

2020年06月19日 13:59

为什么很多中介赚不到钱?

问21世纪什么行业最难,毋庸置疑肯定是房产中介,以前看到人穿的西装革履,皮鞋蹭亮的就感觉:“这个人一定是老板,有钱!”,而现在大家的第一感觉是:“这个人肯定是中介,骗子!”中介的“悲惨命运”不知道什么时候房产中介被扣上了各种“帽子”例如“黑中介”,“骗子中介”等等。其实中介是一份很“心累”的工作,加不完的班,开不完的会,还要和各种各样的客户斗智斗勇,往往还会落得吃力不讨好的结局。真的是伤不起啊!既然房产中介这么难做,那为什么还要选择这个职业?因为要赚钱啊,要养家糊口啊。干的好的月入过万,十万,百万都不是问题。在这个现实的社会,手上有人民币才是最有安全感的,可是“风光”只是少数,大部分房产中介还是过着骑个电瓶车东奔西跑,却还是只能拿个底薪的生活。为什么很多中介赚不到钱?中介是在房东和租户中间形成一个连接作用的,也是靠成交率吃饭的。但传统中介手中优质房源少,客户流量少,直接导致了看房成交率低这个后果。中介如果想提高成交率,最基本的肯定是要提高优质房源数量,和客户流量。目前对于许多中介来说,还是要依靠房源网站,而房源网站信息更新不及时,或者推广力度不够,加上租房市场竞争激烈,所以房屋空置期长,后期管理服务也得不到有效保障,大多数中小中介是最难以生存的。本来市场竞争压力就大,中小中介没有后台,推广、开发客户很大程度要依托于大型房源网站平台,在发展前景不好的情况下,还要向网站缴纳高额的端口费用,不得不说是对中小中介生存压力的一种挑战。为什么广大中介“偏爱”租客网?而租客网的出现很好的解决了中介的这些问题,租客网适应市场发展的主流,坚持“真房源,放心租”,不发布虚假房源信息,坚持房源真实性和可靠性,且采用创新的“信用租房”体系,确保每一个租客和房屋持有人在网注册的信息真实性,保障交易的可行性,彻底解决房屋持有人和租客的信用问题。保姆式托管体系,房源发布信息真实可靠,发布全免费、无端口费,彻底解决中介方急需线上平台,但又面对平台市场乱象无从选择的问题。另外,租客网颠覆传统模式,租客网定位为中国高品位租住体验与生活服务平台,强调高品位租住与生活服务两方面内容。以租住为入口,为业主及租客提供包括衣食住用行、金融、社交等在内的全面居家综合生活服务。对于广大租客来说,租客网的完整体系有利于中介提高工作效率,那您还犹豫什么?选择租客网,海量房源信息,抢占租客蓝海!

2020年06月09日 11:12

做电商,Facebook有备而来

扎克伯格最近在忙什么?5月19日,扎克伯格的一条Facebook动态透露了他最近的动向,官宣FacebookShops上线。这意味着,由他一手建立的庞大社交帝国开始拓展边界——做电商。“许多小型企业正在线上化,以应对疫情带来的经济影响。当人们被告知待在家里,正是实体店的艰难时刻。过去几个月,我和我们的团队每天都在推进FacebookShops,加速将其提供给需要使用这一工具的小企业。”扎克伯格表示。FacebookShops是一套免费、完整的电商工具。开通FacebookShops,可以让小企业在Facebook、Instagram以及接下来Messenger、WhatsApp上拥有自己的线上店铺。企业可以在Facebook和Instagram上建立店铺形象,也可以用Messenger和WhatsApp和用户聊天。既可以采买Facebook的广告吸引新客户,还可以使用FacebookShops来建⽴完整的电商体验。FacebookShops在疫情背景下推出,却不仅仅是为了应对疫情而紧急上线的电商工具。在关于FacebookShops的诸多细节里我们发现,做电商,Facebook有备而来。社交巨头的转身中国消费者对电商工具并不陌生,即使它出现在非传统意义上的电商平台上。比如基因是即时通讯工具的微信小程序电商,又如基因是短视频的抖音小店。FacebookShops也是类似的逻辑,尤其是在网红内容生态更成熟、离交易更近的Instagram上。扎克伯格表示,将在Instagram开放一个专门的购物标签,并在发现页(Explore)中新增一个购物入口。扎克伯格用“免费、易用”来描述这一电商工具,它适用于正在或者正准备经营一家小店的企业或个人。但它的功能也可以变得复杂,这取决于经营者的需求,可以将客户管理等功能集成到店铺中来。后者是通过第三方合作伙伴来完成的,扎克伯格找来了一长串开放生态合作企业名单:Shopify,BigCommerce,WooCommerce,ChannelAdvisor,CedCommerce,Cafe24,TiendaNube,Feedonomics。除了更明显的入口、更完善的开放生态,Facebook电商最重要的特点是AI。正如扎克伯格一直强调的,“Facebook是一家科技公司而非媒体公司”,Facebook电商由AI驱动,无论是在搜索、排序还是个性化推荐引擎上。AI对于购买转化的有效性,亚马逊可以作为一个参照。据麦肯锡估算,将AI应用于消费者购物查询的亚马逊,其AI推荐引擎为其带来了35%的销售额。科技媒体Venturebeat在文章《FacebookdetailstheAIbehinditsshoppingexperience》中详细描述了Facebook购物体验背后的AI细节。简单来说,通过AI对图像进行细分、识别和分类,判断产品应该出现的位置并提供购买建议。其中,系统“GrokNet”已经完成35亿图片以及1.7万个标签的训练,以适应卖家实际图片的各种“刁钻角度”。它还抽样了不同体型、肤色、地理位置、社会经济阶层,以使得不同国家、语言、年龄、文化等尽可能具有包容性。作为灰度测试的一部分,当商家在Facebook上传照片时,GrokNet会试图标记产品。此外,Facebook在今年2月推出的3D照片工具,可以在2D视频中创建3D视图,即使这些产品出现在过亮或者过暗的视野中。除了3D技术以外,Facebook还想通过AR平台,用户可以虚拟试戴太阳镜,试色⼝红、彩妆或体验家具;还有Fashion++,结合语义理解、个性化推荐提供时尚搭配建议。扎克伯格认为,“这些叠加在⼀起就构成了相当强⼤的功能。”但实际上,在不同的阶段,有一些功能是很鸡肋的。比如虚拟试穿无法代替线下体验,以及在不断地获取用户反馈来调整数据模型之前,“千人千面”的实际用户体验并不会太理想。值得注意的是Facebook在推荐引擎上的布局。一方面是平台基于大数据的算法推荐,另一方面,作为社交平台的Facebook计划将“朋友的推荐”纳入到推荐逻辑中来,和平台推荐互为补充。反观国内社交巨头微信和字节跳动产品抖音,前者以社交推荐见长,后者以算法推荐见长,但二者都没有在算法及社交推荐中找到平衡点。无论是从技术成熟度还是社交基因上来说,Facebook更有机会做到这一点。不仅是电商,扎克伯格表示不久后还将上线直播电商,为用户提供实时的购物体验。不得不拓展的边界Facebook做电商有两个大背景:一是来自新一代社交产品的冲击,二是来自新对手TikTok对广告市场的分食。扎克伯格并未低估来自TikTok的威胁,并复刻了同款短视频AppLasso作出回应。Lasso的计划是,先抢占TikTok渗透率低的市场,再扩展至TikTok已经获得高增长的成熟市场。但从结果上来看,Lasso并未达到阻击效果:从2018年11月到2019年10月,Lasso下载量仅42.5万次,同时期TikTok下载量为6.4亿次。这或许与扎克伯格对TikTok的错误预判有关。在2019年7月Facebook的一次全体会议中,扎克伯格表达了对TikTok的看法,“这几乎就像是我们在Instagram上的发现页(ExploreTab)一样。”他同时表示,“TikTok正在增长,但花了很多钱来推广,而一旦停止推广,留存率并没有那么好。”但实际上,TikTok和InstagramExplore频道在内容调性、生产机制上有很大分别。Instagram是生活微小片段的记录,整体氛围倾向于“呈现美的(showsomethingpretty)”;而TikTok短视频内容中的一个大类是泛娱乐,不一定是原创,也可以是二次创作。另一方面,TikTok背后是字节跳动强大的推荐算法,这让它比看上去更加难以复制。就在Facebook宣布上线FacebookShops的同一天,字节跳动宣布任命前迪⼠尼⾼级副总裁凯⽂·梅耶尔(KevinMayer)为字节跳动⾸席运营官兼TikTok全球⾸席执⾏官。梅耶尔将负责TikTok、Helo、⾳乐、游戏等业务,眼前的目标是纾解TikTok的监管压力以及完成商业化预期,长期来看,他还将帮助字节跳动扩张海外产品版图。作为一家短视频内容媒体,TikTok当前的主要盈利模式是广告,它在海外市场的增长与Facebook一样,都是在竞争广告主的预算。至于电商的可能性,国内抖音已经提供了一个范本,推出抖音小店,并在直播电商上与快手展开较量。当下国内直播电商格局我们已有多次分析,2019年直播电商4000亿规模,淘宝2000亿居于第一,快手1000亿居于第二,抖音排在第三。近期,抖音小店增长快速,而快手与京东达成战略合作,直播带货无需跳转。抖音、快手、淘宝三者之间的平衡、博弈、试探,又增加了新的变数。除了TikTok对广告市场的抢夺,Facebook和微信一样,还面临着层不出穷的年轻、垂直社交软件对核心用户的分流。去年夏天,Facebook成立NPE(NewProductExperimentation)小组,这个新产品试验小组的核心人物,就是从0到1创造新产品。作为Facebook内部的“App工厂”,由NPE小组推出的社交软件已有5个,分别是校园社交应用Bump和Aux,表情包制作应用Whale,类Pinterest的图片社交应用Hobbi,以及情侣私密聊天应用Tuned。目前还没有看到NPE小组的“爆款”产品。Facebook方面曾在公开渠道表示,一个小团队有快速的反应机制,如果测试下来对用户没有效果,他们将快速关闭这项应用。快速迭代、快速试错,同时和主品牌分离,试图避免给外界留下一个“Facebook社交创新屡屡失败”的印象。近日,反倒是来自创业团队的Clubhouse火了一波,该产品被视为“音频版Twitter”,内测用户仅5000人,估值已达1亿美元。NPE小组的创新力对Facebook尤其重要,它要帮Facebook抓住下一代的年轻人以及不断细分的用户圈层。Facebook边界的拓展也不止于电商,也是在今年5月,Facebook推出了对标Zoom的视频会议工具MessengerRooms。社交、内容(图片、短视频、直播)、电商、toB工具,Facebook生态变得越来越多元。一方面,成熟App需要继续扩大用户基数,在国际市场获得增长;另一方面,对TikTok、Clubhouse们的阻击,抓住新兴市场的机会,需要更加行之有效的策略。

2020年05月29日 11:10